分享按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防邪反邪

邪教“全能神”残害生命案例

发布时间:2018/12/10 14:57:33

       1、河南兰考:两月婴儿被母当“小鬼”刺死

  2011年1月10日,河南省兰考县的全能神信徒李桂荣因觉得是自己两个月大的女儿影响了她为全能神做工,导致其被全能神内部由“带领”降级为“执事”,从而认为自己的亲生女儿是小鬼,处处纠缠她,便趁女儿熟睡之际,用剪刀向颈部猛刺一刀。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就这样被全能神、被自己的亲生母亲夺去了生命。

  2011年1月10日早晨7时许,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谷东村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凶杀案,邪教“实际神”成员李桂荣用剪刀割断自己仅有两个月大女儿的喉咙,将其残忍杀害。

  李桂荣,女,1975年4月10日出生,汉族,农民,小学文化。本有一个殷实的家庭,丈夫擅长木工手艺,农闲时出门打工,她在家操持家务,日子还算过得不错。但是,自从信了“实际神”后,一切都改变了。

  2003年夏天,一个来自山东自称姓聂的女子到她们村传“福音”,在家闲来无事的李桂荣也和其他几个妇女一起去听课。她们听得似懂非懂,感到既深奥又玄妙。文化程度不高的李桂荣就这样成了“实际神”的信徒,聂姓女子走时还送给她们每人一本《话在肉身显现》的书,让她们回家学习。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又有几个人来到她们村讲经布道。由于李桂荣丈夫不在家,这些个传教女子都吃住在她家,并为她送来了《生命进入交通》、《神三步工作的纪实精选》等书籍和视听光盘。李桂荣本就做事认真,加之有了这些“精神食粮”和传福音姐妹的帮助,李桂荣很快就成了信徒中最精进的一个,得到了“实际神” 内部的认可,被任命为“福音执事”。这时的李桂荣已经完全深陷了进去,她常对别人说:“自己信神,不是常人,是神的人,为神做工。”经过几年的折腾,她发展了一大批信徒,特别是在家留守的妇女居多,李桂荣也被“实际神”内部再次提拔,任命为“带领”(实际神内部高级骨干)。

  2010年11月,正当李桂荣把“信教”、“传福音”当成事业而如醉如痴的时候,她的女儿降生了,取名耿敏杰。女儿的出生并没有给她带来为人母的欣喜,而是为她增加了无尽的烦恼。因为要给孩子哺乳,尤其是夜里孩子哭闹,弄得她自己也休息不好,影响了白天外出为“实际神”做工。就这样,李桂荣被“实际神” 内部由“带领”降级为“执事”,这对痴迷的李桂荣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2011年元旦后,深度痴迷的李桂荣找到了自己被降职的原因:女儿是小鬼,处处纠缠她,致使其没有时间“信神”、读书,遂产生了杀女的想法。

  2011年1月10日7时许,李桂荣在兰考县谷营乡中西村五组其母亲的卧室,用剪刀向熟睡的女儿颈部猛刺一刀,致其当场死亡。

  杀害了自己两个月大的女儿后,李桂荣把剪刀藏在枕头下继续睡觉,直至家人喊她吃饭才被发现。

  据李桂荣供述:“实际神”内部强调神的绝对权威,要求信徒对于神只能是“绝对的服从,不能有一丁点自己的想法”。

  2011年8月16日,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桂荣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2、江苏沭阳:万成彦用斧击死8岁儿子并将其钉成“十字架”

  1996年2月22日凌晨3时许,全能神信徒、江苏省沭阳县村民万成彦向“全能神”献上“宝血”,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拯救世上万人”,用斧头猛击熟睡中的自己8岁的儿子王磊,残忍地用铁钉将儿子钉在“十字架”上,一个无辜的孩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惨死在自己亲生母亲万成彦的手里。

  成彦,女,汉族,初中文化,1965年1月15日出生于江苏省沭阳县扎下镇。1987年秋年方22岁的她与本镇银山村小她一岁的王忠喜结良缘;1988年有了儿子王磊、1990年女儿王倩出世。丈夫王忠在当地承包工程,万成彦自己除了抚养儿女,还担起了责任田里的全部农活。夫妻恩爱、子女双全,这让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羡慕不已。

  1995年底,邪教“实际神”(也称“全能神”)开始传入沭阳城乡。经外来“传道人”几番“苦口婆心”之后,本分厚道的万成彦虔诚地首先加入其中。由于单纯加上好奇心强,她先是在家起早贪黑地翻看“实际神”的手抄“神书”《话在肉身中显现》;随后便着了迷,继而顾不上子女,农田撂了荒;再后来,整天往外跑,常常晚上不回家……丈夫疑惑不解,邻居间则窃窃私语。

  没到3个月,隔三差五再回到家里的万成彦判若两人:目光呆滞、精神恍惚,嘴里还不停地“嘟囔”些啥……丈夫王忠第一反映:妻子患上了精神病。后经沭阳县精神病医院诊断,万成彦为癔病前期,必须长期服药。

  作为丈夫,王忠事后也自感责任不轻。1996年2月21日,农历正月初三。没有迹象,一切如常:全家4口吃罢晚饭,平常好搓几把的王忠又到隔壁三弟王勇家搓起了麻将,妻子万成彦则带着两个孩子在家看电视。时至午夜,丈夫王忠回家再拿些赌资,见两个孩子已经睡着,妻子万成彦则坐在床头夜读“神书”,生气的他夺下“神书”扔在地上,并喝其抓紧吃药,便又匆匆返回赌局……殊不知,万成彦原本就没有坚持吃药,捡起被扔在地上的“神书”继续看;坐着看、躺着看……

  22日凌晨3时许,迷迷糊糊的万成彦忽然想起那天“传道人”送给自己的十字架和日记本不见了。疑神疑鬼的她心想肯定是被“神灵”取回了——“我有罪啊!”按照“神书”上说:只有向“全能的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才能“拯救世上万人”;于是,她“要为神花费一切财物、要为神花费毕生精力”,她“对神要顺服至死,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牵、任神杀……”辗转反侧,最终她想到了自己刚刚8岁的儿子王磊。

  趁着夜深人静,万成彦悄悄从门外走廊里找到一把斧头。到床头吻了吻儿子的额头后,罪恶的她便抡起斧头砸向儿子的头部;见儿头部被砸流血了,将其抱到床下,自己又到院内找来竹杆、洗衣板,用包装带扎捆成“十字”型,又将儿子王磊衣服穿好,仰面平放在“十字架”上;见儿身体还在动弹便又用斧头再砸……更为惨毒的是:万成彦从抽屉里找来长长的铁钉,先将儿子手臂水平分开再用铁钉将其两只小手钉在了那个“十字架”上,还将一根长长的钉子钉进了儿子王磊的脑门里……欢蹦乱跳、活泼可爱的8岁儿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惨死在自己亲生母亲万成彦的手里……

  凌晨4时许,万成彦抱着女儿王倩、带上“神书”离开了家。行至顺河村窑厂东边桥下,将“神书”埋进了雪里……当天上午9时许,罪大恶极、杀死亲儿王磊的万成彦被警方抓获。经司法鉴定,万成彦患有与邪教相关的精神障碍,属限制责任能力人……

  1996年10月18日,沭阳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万成彦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3、河南南阳:为治病,14岁的梁超被全能神信徒踩压致死

  河南南阳人赵秀霞,因儿子梁超因小儿麻痹症造成腿部疾病,走路一瘸一拐。为给孩子治病,赵秀霞相信全能神信徒“绝对能治好”的“承诺”,并拿出1万块钱 “奉献”给了全能神教会。2011年8月16日开始,赵秀霞将儿子交到全能神信徒手中进行“治疗”。全能神信徒的“治疗”手段就是一天只吃一顿饭,唱经、祷告,加上用木板固定住梁超用砖头压,甚至用人上去踩。天气炎热,伙食不足,加之全能神教徒的轮番折磨,在“治疗”的第三天梁超体力虚脱致死。本想为孩子治病的母亲,却让全能神夺去了孩子的性命。

  序:笔者作为一个反邪教志愿者,近日查阅资料,正好遇见一名农村妇女,因为儿子被全能神害死一案,过来询问案情进展情况,于是,笔者采访了她。

  “要为我儿子伸冤啊,我儿子是被全能神害死的”她开口这样说。

  我家就住在卧龙区潦河镇街东头卫生院对面,我儿子叫梁超,不死今年16岁了,还能帮我在街上卖菜,可怜前年夏天在下范营村被全范围教活活折腾死,为这事男人把我脸都扇肿了。

  梁超小时得了小儿麻痹症,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走路和正常人比较稍有点拐,这娃儿成了俺全家人心上的一块疙瘩。梁超腿有毛病,脑子可不憨,在潦河镇上初中时,走路怕同学笑话,每天上学很早就到校了,放学等同学走得差不多了才走,学习努力,年年都得奖状。但是上初二时,班上一个调皮娃儿跟在梁超身后学他一瘸一拐走路,两人打了一架,梁超憋着一口气,不上学了。

  退学后,梁超跟着我在潦河街上卖菜,干活有眼色,把菜洗得干干净净,捆好码得整整齐齐,帐头也清,这边刚报完,那边帐都出来了。自从梁超下学帮我卖菜,我省劲儿多了,有时候我把他送到菜摊那儿,就回家忙别的了,每天卖菜赚百十块钱,也不少了。

  挨着我卖菜的摊旁,是吴云英的摊儿,吴云英是潦河镇东姚营村人,我们俩摊挨摊,几年来有事互相照应,搁合得很好。吴云英每隔十天半月就要耽误一天两天,对我说:“梁嫂,给我看着摊,别让人占走了。”我问她干啥,她说,要参加信主聚会。卖菜闲时,她经常给我讲信主的好处,什么镇平一个瘸子信主后扔掉拐杖能走路,南召一个人信主后生意起死回生赚百万,我听得半信半疑。后来,她多次劝我到教会去听经布道,我都推忙不去,说得多了,我说梁超的叔在南阳市联合街住,他婶信主每次去都带我去联合街的福音堂听经布道。吴云英嘴一撇,“梁嫂,她信那主跟咱这主可不是一回事。”“那不都是耶稣么?”“是同一个耶稣,但他们那种信法灵魂不能重生得救,死后上不了天堂。”非要拉我跟她去教会看他们是咋个信法,拗不过我就去了。

  早上5点,吴云英就来喊我,骑着电车跑到离潦河十五里地的下范营村,带到了村边一个小院子里,屋里已有十来个人。下范营村本就偏僻,不临路,不通车,这房子又在村边,基本没有往来人,进了院落锁窗户关紧,门上挂厚厚的帘子,看着怪神叨。我们一进去,中间坐的一个男的就开始讲经。他说,全能神教拯救对象是地球上所有信全能神的人。还说要使“中国文化基督化”,那些听从政府摆布的基督教是不正宗的,会把信教兄弟姐妹的灵魂带入地狱。接着一个女的开始讲,说世界将到尽头,地球要爆炸,人类要毁灭,只要信全能神才能消灾避难。我悄悄问吴云英,你们信的不是耶稣,是全能神。吴云英悄声说,都是信主耶稣。说话的当儿,上面讲经的眼已瞪了过来,我俩赶紧住了嘴。

  早上没吃饭赶到下范营,听经到12点吃中午饭,我真饿了,吴云英让我多吃点,说晚上也不吃饭,一天就这一顿饭。吃饭的空儿,我问:“这全能神跟教堂的基督教是不是一回事?咋听着不一样,说得怪吓人。”吴云英小声说:“咋不一样,都是信主耶稣,咱这教正宗,法力大。”下午唱经歌,唱完经歌轮流忏悔,说自己从小到大干了啥错事、坏事,有什么罪过。一直折腾到晚上10点才开门让俺们回家,又累又饿,我差点瘫那儿。回家后,吴云英再喊我也不去了,安安生生卖我的菜实在,管他灾难不灾难。

  梁超下学跟着我卖菜后,吴云英老是给梁超讲信主怎么怎么好,说教里有“神学院”,相当于咱上的大学,全是年轻男娃女娃。在那儿培训,上完就成了“大学生”,到外边“开荒布道”,梁超小,一说心动了,要跟着去教会听经,我知道那个受罪劲儿,不让去,吴云英就一次次劝我,后来她说,“梁嫂,你看娃儿腿有毛病,长大了连个媳妇也不好说,你让娃儿信,你也信,能给娃儿的腿治好,那说个媳妇还不容易得像喝米汤。”“真能治好娃儿的病?”“绝对能治好,瞎子都治好了,告诉你吧,咱信主专治世间治不了的病。”我有点相信了,约好日子带梁超去治病,还答应治好后我娘俩诚心信主。捐给教会1万块钱,

  2011年8月16日,吴云英带着我娘儿俩去下范营村治病。到那儿以后,屋里已经有几个陌生人在等着了,吴云英告诉我,为了给梁超治病,专门请了“牧区”的治病高手,保险能给梁超治好,我心里很感激。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那个粗壮的黑大个子牧师大概是个小头头,他说主的光芒普照世人,我半懂不懂。接着就为梁超祷告,第一天就是祷告、唱经,一天只吃一顿饭,上午唱经,下午跪在墙角祷告,晚上仍跪着踌告,那几个牧师真有功夫,我和梁超都跪得腰酸腿麻,人家没事人一样,看起来俺娘俩不信主神不给力量。第二天为梁超治病,他们让梁超躺在床上,先给梁超按摩全身,特别又细又短的腿部更是按摩半天,我和吴云英跪着祷告。天气热,又饿着,我一阵阵想虚脱,人家为了我儿子来回用力按摩,吴云英也陪跪祷告,都是热得通身汗流的,我心里怪愧对人家。梁超也是汗像水淌,并且不时哎哟哎哟叫,嫌按的力道大,不过问他感觉咋样,他说感觉热乎乎的,看来起作用了。下午他们用几块木板夹着梁超的两腿,梁超疼得吱哇哭,我看着心疼,他们说神在看着梁超重生得救。夹上以后,上面又压了一块板,用绳子固定好,又在上面压上砖,然后开始往里紧夹板,梁超在床上是一个劲嚎叫,我心疼得很,说真不行不治了,别让娃儿受罪了。吴云英把我拉到外面说,梁嫂你别管,娃儿的腿残了十多年了,现在治着哪能不受点罪,就这一天半天也治不好,你就别进去了,省得你看着心疼。后来我俩就一直在外里很远的地方跪着,虽听不见我儿的叫了,但我的心哪一揪一揪的。

  晚上结束后,梁超对我说:“妈,腿疼死了,他们还踩我身上,差点憋死我。我不治了,我要回家。”吴云英劝道:“小超,你想想治好了腿咱就跟你庆哥(庆是吴云英的儿子)一样又高又帅,还能上神学院,出来就是讲道人,到各地开荒布道,多美呀。”后来我说,我们明天再治一天,不行就算了,不治了,不受这个罪了。

  第三天,仍是给梁超治病,一开始就让我和吴云英在外屋祷告。时间过得很慢,天气闷热,汗在一个劲儿地淌,心里也感觉火烧火燎,可一想人家这几个人为给梁超治病也在受热受累,又没要咱一分钱,心里便又愧疚。今天治病的时间,梁超叫得比昨天声音小些,我想是不是治病起上作用了,不过我的心总慌慌的。

  不知多久,里边动静小了,梁超的叫声也听不见了,过了一会儿,里边完全静下来,我和吴云英也停止了祷告,一会儿那个黑大个开开门示意吴云英进去。不一会儿,吴云英出来了,神色慌张地说:“梁嫂,小超犯了心脏病,升天了。”“啊”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吴云英拽着我进到里屋,梁超躺在床上,腿上、身上板子已挪开,脸还青紫着,口鼻已没了气息,我整个呆愣住了……

  我也不知怎么回的家,梁超的尸体被手扶拖拉机运到家。我只记得,梁超的爸啪啪一连扇了我几个嘴巴,我还记得吴云英送来5000块钱,说是教里给的。因为梁超是暴病死的小孩,按照风俗,不能多停,当天匆匆忙忙挖个坑埋了了事。下葬后四个多月,梁超在外地工作的一个叔叔回来,问起梁超的事,一拍桌子,“糊涂,他们说小超犯心脏病死了你们就信,分明是他们把小超折腾死了,恁热的天,不让吃饭,夹住娃儿还又踩又踏,谁受得了?不行,得报案,让他们偿命。”我们到公安局报了案,公安局又把梁超的尸体挖出来进行尸检,但因为为高度腐烂,无法确定死因,无法下结论,另外还需要证人证据。可是我根本不知道那几个人的情况,吴云英说她也不知道,因为教里一向是用化名。我怀疑吴云英说瞎话包庇那几个人,为这事我跟吴云英翻脸成了仇人,证人找不着,没有人证没有尸检报告,这案子到现在也没个进展,我娃儿的冤到现在也伸不了了。

  我恨我自己不名真相,我更恨全能神心狠手毒,是全能神害死了我娃啊!

  4、陕西西安:王涛杀妻除“邪灵”

  陕西西安全能神信徒王涛相信妻子被“邪灵”附体,需要消灭肉体才能消灭“邪灵”,再由“圣灵”带来重生。2012年3月4日上午9时,王涛对妻子进行殴打、猛击后,用枕头捂住妻子的面部直至其窒息身亡。随后,王涛又用菜刀向妻子尸体头部、胸部和腹部连砍十余刀。这一切结束后,王涛还希望附在妻子身体上的 “邪灵”尽快死去,期待着“神”的来临,能使妻子“死而复生”。妻子没有回来,等待王涛的是法律的制裁。

在后院挖出来的奉献款

  我叫王涛,今年45岁,家住西安市未央区汉城街道青东村37号。妻子叫梁竹利,40岁,陕西华县人。1994年,经人介绍我们相爱并结婚,两年后妻子为我们王家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全家沉浸在快乐幸福之中。

  1998年秋的一天,妻子回来告诉我,有一个外地口音的妇女,在我们村附近经常与她套近乎、拉家常,说话挺善解人意的,妻子想让她到我们家来玩,我便同意了。一天晚上,妻子把这个女人领到了家里,才知道她姓张,后来我们都叫她张姐。饭后,张姐把话题引导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上来,大肆宣扬“神”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和信“神”的好处。她告诉我们只有相信“神”才能保佑我们每个人的平安,才能驱散家中的“魔鬼”。相信“全能神”才能过上更好的日子,才能免遭浩劫,保佑家庭安康。妻子没有什么文化,心想只要能保佑全家人平安无事,信什么都行,我也没有反对。从此,妻子只要有空就抱着张姐送的《东方发出的闪电》、《跟着羔羊唱新歌》的书看,有关的VCD碟片也久看不厌,废寝忘食,还经常梦见“神灵”附体和“天堂”美景。就这样,妻子与张姐打得火热,亲如姐妹。

  2004年12月的一天,妻子告诉我,她已经是“全能神”传福音里的中层干部了。动员让我也参加进去,将来肯定比她能干,能当上更大的领导,并帮我起了 “灵名”叫“晓奋”。我从小到大从未当过什么领导,信“神”能当上领导为什么不干呢!就这样,我慢慢地上了“全能神”的贼船。在妻子的介绍下,我开始就被分配在青东村教会点做小带领,主要负责带新人、传福音、做人员和奉献款统计工作。每周六早晨,我还组织50多名教友来我家聚会,念神话、讲道、讲见证,过教会生活。因为我工作出色,2006年我又被调到另外一个村教会点做大带领。后来“组织”上又让我做了奉献款保管员,两次把30万元的奉献款让我保管,并让我给“神”写了起誓保证书:保证不存银行、不外借、不挪用、不贪占、不损坏和丢失。我把奉献款分别埋在后院、厨房煤气罐下和车棚里。手里掌握着财政大权,我的“工作”更加勤奋了,在“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除了保管好奉献款外,每个月还要想方设法,省吃俭用,挤出800元钱奉献款向“神”上交。生活虽然艰苦,但妻子也毫无怨,默默的为“神”奉献着。我传教也非常敬业,在附近我是发展教友最多的带领。

  2012年春节以来,“上级”经常让我们看一些《外国教会生活》的碟片,我从里边看到西方一些“邪灵”附体现象,意思是:人一旦“邪灵”附体了,就必须通过消灭肉体,才能达到消灭“邪灵”的目的,才能救人。时间长了,我识别“邪灵”附体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一天,妻子传教回来,我感觉她有些“邪灵”附体的迹象,便对妻子说:“最近你没觉得身体‘黑暗’了吗?你可能是‘邪灵’附体了,你想去掉附在你身上的‘邪灵’吗?”妻子感到有些害怕,说:“当然想啦!”我就告诉她说:“那好,你得先死去,你死了‘邪灵’才能死,然后‘神’会保佑你‘死而复活’的,而附在你身上的‘邪灵’是不会被‘神’保佑并复活的。”就这样,我等待着“拯救”妻子时机的到来。

  2012年3月4日上午9时,正是“正邪大战”的好日子、好时辰,我受“圣灵”指引,“圣灵”答复我说,要杀死我妻子。于是,我扒掉妻子的衣裤,骑在她赤裸的肚子上开始殴打,用拳头猛击她的面部。几拳下去妻子的眼睛、鼻、口、脸到处流血,然后用枕头捂住她的面部并坐在上面,直至她不再挣扎时才松开手,而后又用菜刀将她头部、胸部和腹部连砍十余刀。妻子死了之后,我用床单包裹好尸体,从室内拖到后院,用锄头挖了一个深坑,将妻子的头部掩埋,身体却还赤裸裸的暴露在外。我希望附在妻子身体上的“邪灵”尽快死去,期待着“神”的来临,能使妻子“死而复生”。

  第二天早晨,我把“挽救”妻子的经过告诉了家人和邻居,消息很快传遍全村,乡亲们都聚集到我家后院,看到这残忍的场面,有的叹息、有的悲伤,更多的是指责和愤怒。当我如梦惊醒之时,妻子却永远不会“复生”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全能神”无情地断送了。

  5、安徽霍邱:欲退全能神遭威胁,卢庆菊投水自尽

  安徽省霍邱县卢庆菊加入全能神两年后,想要退出,却被当时的“介绍人”威胁:“你要是不干了,神一定会惩罚你的,灭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孙子!”卢庆菊曾经看过教会惩罚不听话的人,想起那种毒打场面、威胁的话,不敢再多说一句。 2011年11月6日晚,卢庆菊去参加全能神活动久久未归。晚上11点,丈夫出门寻找,直到次日1点多还没找到,便叫来邻居们一起帮忙。11月7日凌晨2 点10分,众人在水库里发现了卢庆菊的尸体。原来卢庆菊迫于全能神的威胁,为了不牵累家人,只好投水自尽!

  我在北京市一家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我的老家在安徽省霍邱县一个叫团山的偏僻小山村里,我舅舅何永安家和我家同住在一个村庄,他的几个子女都已成家立业,有的在外地上班、有的在外地务工,平时家中只有舅舅、舅妈两人在家带一个小孙子上学,日子过得虽然不富裕,但也还是衣食无忧,在农村生活水平还算可以,也算是颐养天年吧。

  然而,他们这种平静的生活去年因为舅妈的突然自杀身亡被打破了!

  我舅妈叫卢庆菊,临终时68岁。舅妈为人特别厚道,在村子里人缘好,大家都喜欢她。我每次回去,她总是对我问长问短,格外关心,给我做好吃的。我回京时,她还给我带一些土特产,说城里买不到,并且嘱咐我很多话,这些我至今都忘不掉。

  这么贤惠的舅妈为什么会自杀?我在悲伤之余,有很多疑问。等丧事办完后,我找舅舅刨根问底,想搞清这到底是为什么?舅舅说出事情来龙去脉。

  原来舅妈从2003年起信奉基督教,她和本村信基督教的人们定期到当地的小教堂参加教会、诵经祷告,这一切都很正常。

  就在2009年10月的一天,舅妈从教堂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叫杨晓英(音,没人验过她身份证)的外地女人,自称是“全能神”传福音人员,一路追到舅妈家里,苦口婆心地劝舅妈信比基督教更高一级的“全能神”教,说“耶稣统治的时代已经过去,信基督教已经过时,只有‘全能神’是唯一真神,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凡是不信和诋毁的都将被‘闪电’击杀”。还拿出两本小册子《东方发出的闪电》、《话在肉身显现》递给舅妈,让舅妈把《圣经》烧掉,没等舅妈答应,她便邀请舅妈参加一次聚会,去了解一下“全能神”的神奇就明白了,还告诉了舅妈聚会地方。舅舅当时在一旁插不上嘴,当杨晓英劝舅舅也信“全能神”时,被舅舅当场拒绝了。

  舅妈被这个姓杨的女人说得有些动心,她想去看看,于是在10月25日那天去参加了“全能神”聚会。回家后跟舅舅说:“‘全能神’果然神通广大,能收到 ‘天国来信’,有会显字的石头,还有鸡能下带字的蛋等等,聚会吃饭是不要钱的”。她说她已加入“全能神”教。这次聚会,舅妈接受了“全能神”教规,还发了毒誓。又领取了《道成肉身的奥秘》、《必须具备的真理》、《你听见神的声音了吗?》、《全能神你真好》、《跟着羔羊唱新歌》、《教会工作安排与必须持守的原则》等小册子,舅舅还把这些小册子拿给我看。

  从此后,舅妈按要求每个星期都参加“全能神”聚会点的聚会,听讲教义,唱赞美“全能神”的诗歌。还按照要求自觉将钱财奉献给教会。舅舅说,每次舅妈聚会回来,都有些神魂颠倒,嘴里不停念叨,还唱着歌。舅舅问她一些事情,她渐渐地不再说了。

  到2010年12月,舅妈为教会奉献钱款大约有一万多元,舅舅问舅妈:“不是说加入教会不要钱,一切都是免费的吗?”舅妈说:“这不是教会收钱,是我自愿为神奉献的,等世界末日到了,神会保护我们的”。

  然而,到2011年春节过后,舅妈每次聚会回来不再说话唱歌,而是闷不吱声,舅舅问她,她也不说话,舅舅说她当时也搞不清发生什么事了。

  又过了几个月,2011年7月份的一天,舅舅还是发现舅妈去参加教会回家后情绪不对,就耐心地问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舅妈说她想离开教会,但又不敢!她说在春节期间几次聚会时,不经意地发现“石头显字”的秘密(是魔术,假的!),她还发现大家的奉献款被教会的几个人分了,她感到“全能神”教可能是骗人的,还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舅舅让她不要再去参加聚会了,还安慰舅妈一番,舅妈想到当初发的毒誓以及教规惩罚,还是不敢马上决定下来。

  她后来找到那个叫杨晓英的,委婉地向她表达不想参加“全能神”教的活动了,杨晓英当时脸色就变了,威胁舅妈说:“你要是不干了,神一定会惩罚你的,灭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孙子!”舅妈在聚会时,曾经看过教会惩罚不听话的人,想起那种毒打场面、威胁的话,让舅妈不敢再多说一句。

  这以后,舅妈发现有人在盯着她,甚至在她家门口都有教会的人出现,她心里非常害怕。她不得不按时参加教会的活动,奉献出更多的钱财。

  2011年11月6日晚,舅妈去参加聚会直到晚上11点还没回来(平时大约晚上9点之前就会回来),舅舅感到有些不对,就去寻找,直到次日1点多还没找到。舅舅急了,便叫来邻居们帮忙一起寻找,到凌晨2点10分,在水库里发现了舅妈的尸体。原来舅妈是迫于“全能神”的威胁,没有办法选择投水自尽了!

  讲完之后,舅舅泣不成声,我也伤心透了,我真恨这些害死人的歪门邪教


本文来源:中国反邪教网